首页 > 文学天地 > 短篇/微型小说

奖 赏 [灵异小小说]

时间:2009-10-31 18:12:35  作者: 镜海秋澜  点击率:

    镜海秋澜

    在一个晴朗的夏夜里,城市郊的自然保护区的草地上,正在举行一场奇异的颁奖典礼。宛如飞天的玫瑰女王正在向一位年轻的姑娘宣读颁奖词:“我谨代表我的夫君—青帝向你颁发最高的奖赏:玫瑰花环,以奖赏你拯救了一只迷途的羔羊,使他重获新生,并奉大清国孝庄皇后之命,赐与你玉如意一枚,以佑你一生平安,永臻福祉。”随后飘然而去。  

    受奖的女孩叫那宝儿。一年前刚从某大学历史系毕业。那一天,她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挤在人才交流中心大厅里等待发布初试的结果,可是已经下午两点钟还没公布。她不愿再等下去了,她想,就自己的专业来说,录取的可能性不大。 走到门口时,她遇到了一个人。是个个子不高,但很结实,颧骨突出,面容红润的年轻人: “还珠格格,有件事请您相帮。我公司现缺一名主管,薪酬优厚。如果您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职位,是否愿意到我们那里一展才华?” 那宝儿觉得他的话怪怪的。打量他一下,觉得这个人稚气里透着善良,不讨人厌。 “殿下,请问您是哪一家公司?”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也跟他拽上了。 “兰贵人珠宝玉器有限公司,我是董事长。” “噢,那可以谈一谈,不过,以后不要叫我格格。” 上班后,那宝儿发现这个公司只有三个人:董事长、司机和她自己。不过看来公司很有钱,专门经营贵重珠宝、玉器;却不见买进,只管卖出。  不久,他们便接受了第一笔大业务:到北京参加拍卖会,拍卖一些宝物。乘公司自己的车去的。 一辆豪华的雷诺牌轿车在北京天伦王朝饭店门前停下了。那宝儿随董事长下了车,司机提着保险箱紧随其后,服务生礼貌地径直把他们带到了各自的房间。这是座五星级宾馆。晚餐备四冷六热,都是那宝儿没见过的,但是她没有什么胃口。她尚不明白许多事情的细节。 “二位爱卿,此次赴京,仰仗你们多出力。我涉世不久,对当前的行情和各种关系知之甚少,全靠你们了。”说完就回到自己房间睡觉去了。 那宝儿听得一头雾水。可是司机倒似乎明白主人的意思。 第二天,她把心中的疑惑跟司机说了,可司机什么也没回答。只是让她知道:他的名字叫许杰,也是刚从大学毕业,学外语的。在公司除开车外,还兼管业务和保安。 一整天,他们各自在房间看有关拍卖的资料。

    参加竞拍的手续从注册登记、鉴定到签定合同忙活了两天,终于等到拍卖会揭幕了。 竞拍宝物很成功。三件宝物:一只鼻烟壶、一只龙饰玉佩、一只游龙戏凤双环羊脂玉杯,总共拍得380万元。据说都是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用的。当天晚上董事长特意订一桌特高档饭菜,总共花了三万元。董事长喝了足足一瓶窖藏五十年的茅台酒。 晚上,那宝儿刚刚洗漱完毕,董事长到她的房间来了。在这个晚上,她听到了令她十分震惊的事情: “那格格,我以大清帝国皇室的名义向你道歉。你不必惊惶,我是善意的。因为我完全失去了野性,我是自卑的。” “董事长,您是不是喝醉了?要不要我扶你回房休息?” “不,我没醉。喝这点酒和我的酒量差得远呢?你相信人会转世吗?” “我不明白。” “那么,你相信,人的器官放在超低温的液氮里,还可以保存完好吗?” “我相信。” “那么,人也许也会这样。你想听个究竟吗?” 那宝儿点点头。 “我是清朝人,姓爱新觉罗。我的祖父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各部,建立了八旗制。我的父王皇太极率部南征北战,东打西杀,建立了大清帝国。我们八旗子弟都象我叔叔多尔衮一样勇猛善战,为皇朝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进京后,我们享受着皇朝的俸禄,什么都不做。我们的福可享不完啊!可我偏偏命短,一场大病就呜呼哀哉了。我母亲孝庄皇太后,把我安葬时,陪葬了一百零一件宝物。让我在阴曹地府和托生转世时受用。我今天的财富,全是祖上积了大功德,大慈悲的结果啊!” “好好跟着我,财产的一半是你的。” 这着实让那宝儿为之一震,她简直要颤栗了。 “董事长,您该休息了,我送你回房去。” 在半年时间里,那宝儿完全掌握了关于珠宝拍卖的有关业务。他们辗转到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澳门等地的拍卖场拍卖宝物。然而巨额的消费让那宝儿一次又一次惊愕。后来,董事长每到一地,已经到了非总统套房不住的地步。然而,这些对她来说却象一片片烟云过去了,心中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。这样的生活她并不奢求,也不可能为她所拥有。她觉得董事长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有一天,她终于说了: “董事长,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你会坐吃山空的。” “打住!我是大清皇室的后代,我必须这样做!” “你知道清王朝是怎样灭亡的吗?” “我清楚,我看过大清十二位皇帝的历史,我比谁都明白,可我不能放弃过去。我不能过平民百姓的生活。我不能。除非你嫁给我!” 那宝儿无异听到一声惊雷。尽管她觉得董事长讲的话是天方夜谭。但是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角度来看,她的确觉得没有理由讨厌他。他多么需要心理治疗啊! “那好!我答应你,如果你除掉你皇太子的习气,不再依靠卖宝物挣钱,而是自食其力的话,我可以考虑和你结婚。” 董事长开心地大笑起来。 以后,董事长确实自我约束了许多。但这只是一两个月的事情。好景不长,瀑布式的消费(在那宝儿的眼里)又依然如故了。而且由于融入社会的能力渐强,有更多的人,特别是更多的女人出没在他的周围。 “董事长,如果你不想和我结婚就算了。但你必须把钱作为投资,那怕与别人合资也好,办一个象样的实业公司。不然,你是没有前途的。” 董事长似乎有些不耐烦了。 “你以为你是谁呀!我是天生的皇太子,上天除了让我打仗,管理国家以外,没有教我做别的什么事。我干嘛去寻烦恼?我不会跟那些芸芸众生搞在一起的。那样还不如让我再死一回!” 那宝儿简直被他气疯了,她觉得他是个不可救药的人。 “你这个不可救药的败家子!我对你说的话你全忘了吗?过你的皇太子生活去吧!你这个八旗子弟!” 她狠狠地抽了董事长一个耳光。 从那以后,那宝儿再也没有迈进这家公司的大门。 她搬到别的城市去了。 有一天,她意外地遇上了给董事长开车的小许。听小许说董事长已经把大部分资产投入到一家股份公司,他当了副董事长。 那宝儿笑了。 后来见到的就是开头那一幕。 那宝儿领完奖回到家里,打开电脑,看到了那粉红的请帖还在,她没有删除它,而是把它小心地放在了收藏夹里了。